免费下载
网站简介

找论文变得更简单!

帮找论文

当前位置:

重点论文网    文科论文    汉语言论文    蘩漪和娜拉形象及其悲剧根源之比较
创建时间:01-14

蘩漪和娜拉形象及其悲剧根源之比较


The Comparision of the Images and the Tragic Roots of FanYi and NaLa

目   录

中文摘要……………………………………………………………………Ⅰ
ABSTRACT……………………………………………………………………Ⅱ
目录……………………………………………………………………………Ⅲ
绪论……………………………………………………………………………1
一、生活环境……………………………………………………………………1
    1. 家庭和婚姻…………………………………………………………2
    2. 爱情…………………………………………………………………3
二、认识和觉醒…………………………………………………………………4
    1. 觉醒后的反抗…………………………………………………………4
    2. 反抗的方式和原因……………………………………………………6
三、悲剧根源………………………………………………………………7
    1. 本身的缺点和不足……………………………………………………7
    2. 选择“个人反抗”的道路……………………………………………8
结论……………………………………………………………………………8
注释……………………………………………………………………………9
参考文献……………………………………………………………………9
致谢…………………………………………………………………………10

绪论

二十世纪初,易卜生在中国基本上是被当作一个社会批判者和思想家来接受和研究的。真正从艺术上接受易卜生的戏剧观念和创作手法并取得突破性成就的当推曹禺。他在易卜生等西方戏剧艺术大师的启迪下,创作出的现代经典名剧《雷雨》,标志着中国现代话剧艺术的最高成就。蘩漪是《雷雨》中的主要人物,她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复杂的现实关系的产物。“以乖戾、阴鸷、极端的性格折射出封建势力的强大压力,反映出那个可怕的环境是怎样把一个怀着自由要求的女性逼到一条绝路上的。” [1]蘩漪是雷雨的化身,也是剧中的灵魂。
易卜生是“近代戏剧之父”,他的剧作《玩偶之家》发表至今整整一百年了。它以独特的艺术手法提出了一个具有重大社会意义的妇女“人格地位”、“个性解放”问题,在当时世界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娜拉是《玩偶之家》的女主人公,作品描写了娜拉从信赖丈夫到认清丈夫虚伪的本质,“砰”的一声关上大门,毅然宣布离家出走、自我醒悟的过程。可以说娜拉是传统的反叛者。她不仅是挪威文学中光辉的艺术形象,而且也是欧洲资产阶级文学中著名的形象之一,至今仍然鼓舞着人们为争取独立人格和自由权利而斗争。 
现今国内外有关这两部作品比较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对两部作品戏剧冲突的比较;二是从易卜生与曹禺戏剧观角度比较塑造人物形象的异同;三是把蘩漪和娜拉作为“精神反叛”的典型形象,她们的反抗是对封建父权、夫权意识的揭露和控诉,是女性独立意识的觉醒。
对于蘩漪和娜拉这两个人物形象的比较研究虽然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也还有些不够全面和完善的地方。笔者认为蘩漪和娜拉“精神反叛”的典型形象已深入人心,但她们本身所具有的悲剧性命运却往往被世人所忽视。
本文将从三个方面对其形象进行比较:一是生活环境。二是认识和觉醒。三是她们悲剧产生的根源。

一、生活环境

蘩漪和娜拉同为资产阶级知识女性。一个生活在貌似有尊严、有秩序实为冷酷的封建式资本家的家庭里,处于闷死、渴死的困境;一个生活在看似欢乐、和谐,实为虚伪自私的银行职员家里。 

1. 家庭和婚姻
蘩漪生活在二十世纪前期的中国。由于受“五四”思潮,资产阶级“个性解放”思想的影响,对自由和爱情的追求有着按捺不住的热情和力量。十八年前,“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给了比她大二十岁的周朴园,生活在一个封建制大家庭里。但蘩漪只是这个家庭中的“摆设品”,得不到情感的交流和心灵的沟通,毫无爱情可言。
丈夫周朴园,虽然在社会上已成为一个新兴的资本家,但在家里却是一个暴君式的家长,生活、思想道德观念和家庭观念无不带有非常浓厚的封建色彩。他很忙,无暇顾及蘩漪的感受,又加上年龄上的差距,他们之间没有任何感情沟通。作为一个封建家长,周朴园把蘩漪置于自己的压制奴役之下。为了维持“最好的家庭秩序”,他扼制一切有生气的东西,对外宣称蘩漪的精神不正常,不准蘩漪出门或参加社交活动,逼蘩漪看病吃药,并对蘩漪施以淫威。剧中周朴园劝蘩漪喝药一幕足以说明他的专横与霸道:蘩漪本来没病,但周朴园硬说她有病,非要她喝药不可。首先是周朴园亲自叫蘩漪喝药,然后让周冲劝,再让周萍跪着劝。蘩漪再三说自己没病,周朴园声色俱厉地说:“即使自己没有病,当着孩子的面,也要做一个服从的榜样。”
在蘩漪看来,周家的一切都是静悄悄的、死气沉沉的。这种沉闷的环境对她来说不啻为一块压在心头的巨石。“我忍了多少年了,我在这个死地方,监狱似的周公馆,陪着一个阎王十八年了。”他“渐渐把我磨成了石头样的死人。”他们之间格格不入的思想、性格、道德观念和不真实的生活,使她遭受着精神折磨的痛苦。由于长期处于被压抑、被摧残的地位,性格逐渐变得有些畸形。她的眼光常常“充满了一个年轻妇人失望后的痛苦与怨恨。” 
比起蘩漪,娜拉要幸运一些。她生活在一个“人们还有自己的性格以及首创的和独立精神”[2]的自由国度。虽然

最新论文

网站导航

热门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