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下载
网站简介

找论文变得更简单!

帮找论文

当前位置:

重点论文网    文科论文    汉语言论文    从“新概念”作文大赛到“80后”作家 ——为中国文学的“未来”把脉
创建时间:01-14

从“新概念”作文大赛到“80后”作家 ——为中国文学的“未来”把脉

 

From "New Concept" 
Thesis Big Game to "after 80" Writer
——"The Future" will Take the Pulse for the Chinese Literature
目   录

摘要……………………………………………………………………………Ⅰ
Abstract…………………………………………………………………………Ⅱ
目录……………………………………………………………………………Ⅲ
绪论……………………………………………………………………………1
一、“新概念”作文大赛,“80后”作家造星厂……………………………1
二、“80后”作家群体解析…………………………………………………3
三、“80后”作家群表面繁荣下的问题…………………………………10
    1. 进入了市场,没有进入文坛…………………………………………10
    2.“80后”的作品“秋意”太浓…………………………………………11
    3.“80后作家”能代表“80后”吗?……………………………………11
四、“80后”作家前路何往?………………………………………………12
注释……………………………………………………………………………14
参考文献………………………………………………………………………15
致谢……………………………………………………………………………16

绪论

对于近些年来出现的80后文化[1]现象,述说者众说纷纭,或推崇备至,或批评不断,或吵或嚷,仍然是阻挡不住源源不断冒出来的所谓“80后”作家的势头。这些作家如同雨后春笋,在适合的湿度和温度条件下,一丛丛一簇簇地出现在读者和评论家的面前。放眼各地的新华书店,也不难觅得几本所谓的80后某某作家的力作。当韩寒的新作《长安乱》已被视若蔽履,郭敬明《梦里花落知多少》的抄袭风波暗涌叠生的时候,我们也可以如数家珍地再举出更多一些出生于80后的作家的名单:春树、张悦然、李傻傻、蒋方舟、小饭、苏德……这些熟悉的名字和着青春涌动的暗流向我们袭来,试问,究竟有多少人真正理解80后,有多少人知道80后这一文化现象背后所蕴涵的新新时代所面临文化背景?如何才能去解读这些面孔青涩的写作家,他们笔下的文字?他们面临的写作又将是一个怎样的境地?
本文试图从“新概念”作文大赛出发,横向审视“80后”作家这一群体,得出以上问题的答案。

一、“新概念”作文大赛,“80后”作家造星工厂

说到“新概念”作文大赛,不可能不提到《萌芽》杂志社。上海的《萌芽》杂志创办于1956年,已有近50年的历史。主要是以发表文学新人的作品著称。上世纪1999年,《萌芽》举办的“新概念作文大赛”获得了巨大成功,举国响应,令在校中学尤其是高三应届毕业生趋之若鹜。“新概念” 作文大赛迅速捧红了韩寒、郭敬明等少年作家。直接将“80后”作家这一群体推到了社会注意力的中心。 
    不论是韩寒的作品《三重门》《长安乱》,或是郭敬明的《幻城》《梦里花落知多少》,都是动辄销售数十万册,甚或百万册的作品。在中国图书市场,目前文学书籍能卖一两万册就已经说得上“卖得很好”,从这一点看,韩寒、郭敬明作品的销售量确实令人“刮目相看”。由于“新概念”迅速打造了一批文坛新星,因此,有人称“新概念”为中国文坛上的“造星梦工厂”。
中国文坛一度经历了上世纪80年代的黄金时代,文学一度处于社会关注的焦点之中。那是特殊年代文学所受到的“特殊待遇”,文学青年如过江之鲫,文学刊物如雨后春笋。黄金时代《萌芽》杂志鼎盛时期发行量达到了5万余份,培养了很多文学青年。
时过境迁之后,到了1990年代,在市场经济的推动下,中国社会不仅经济环境,文化环境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多元化的文化标准从国门外汹涌而来,大多数中国文学刊物渐趋没落,《萌芽》也不例外。
《萌芽》杂志创办于1956年,已有近50年的历史。其间经历过“文革”中的停刊又在八十年代复刊。1995年,现任《萌芽》杂志社社长的赵长天接手《萌芽》的时候,这本文学杂志的发行量仅有1万多册。最低谷的时候只有两千余份。从这个时候起,“生存”成了《萌芽》杂志的第一需要,因为在最困难的时候,杂志社的工资都发不出,原有的编制人员走了一半,面临倒闭的时刻威胁当中。 
赵长天重组了编委会,制定了新的市场定位和编辑策略。决定以中学生市场为重点。赵长天起初约了苏童等年轻作家写稿,因为相对于其他作家,当时的苏童还是较年轻的,但对于苏童的作品,学生还是觉得不是他们熟悉的生活,于是《萌芽》改而寻求中学语文老师推荐学生作文,但语文老师推荐的学生文章,学生也根本不看。 赵长天后来回忆说,经过多方面的努力却不见成果之后,《萌芽》于是决定举办一个不一样的作文比赛,一方面是挖掘稿源和文坛青年作家,另一方面也想借此吸引读者,让年轻人注意及阅读这份杂志,使到《萌芽》能够跳出市场困境。作文比赛同时也试图突破学校作文教育的模式,鼓励学生发挥想像力和抒发情感。《萌芽》把“新概念作文大赛”的主旨定为“新思维”“新表达”和“真体验”,正是为了区别于传统的较为呆板的学校作文教育。
由于“新概念作文大赛”的声名远播,《萌芽》杂志随着水涨船高,2001年杂志发行量突破10万份,而到了2004年底,《萌芽》发行量已达50多万,比80年代黄金时期的34万还要多出16万。作家出版社随后推出的《新概念作文大赛作品集》印刷了60多万套,这在疲软已久的文学图书市场堪称奇迹,少年作家们在书商与媒体的追捧和炒作下迅速走红。  
“新概念” 作文大赛的反应也越来越热烈,第一届新有4000人参加,第二届有一万多人参赛。到了第七届“新概念” 作文大赛,收到了来自全中国各地的七万多份来稿。可谓盛况空前,《萌芽》随之也就赚的盆满钵满,成为期刊杂志界一个迅速上升的“新贵”。
“新概念”作文大赛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业策划,如何从中国每年成百上千的中学生作文大赛中脱颖而出,使得一个濒临倒闭的杂志社成为文化市场的“新经济英雄”,主要得益于对“高考”这一传统升学手段的挑
 

最新论文

网站导航

热门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