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下载
网站简介

找论文变得更简单!

帮找论文

当前位置:

重点论文网    文科论文    汉语言论文    奇异的吉普赛精灵——吉普赛女性形象分析
创建时间:09-29

奇异的吉普赛精灵——吉普赛女性形象分析


Strange Gypsy Demon——Gypsy Feminine Image Analysis

摘   要

吉普赛是一个有着苦难经历并保留着自己独特传统的流浪民族。19世纪上半期欧洲浪漫主义文学处于上升的时期,文学家秉着“自然”、“激情”的美学追求,把目光投向了吉普赛文化,并将吉普赛女性作为表现的对象,其中代表性的作品有雨果的《巴黎圣母院》、普希金的《茨冈》和梅里美的《卡门》。《巴黎圣母院》中的爱斯梅哈尔达是真善美的化身,是内美外秀的优美之精灵;《茨冈》中的金斐拉是纯朴自然的朴素之精灵;而《卡门》中的卡门则是放荡不羁、野性自由之精灵。这三个形象虽然各具特色,但她们都具有吉普赛女性优美的形体、自然状态的爱情观与生存方式。
关键词:吉普赛文化;《巴黎圣母院》;《茨冈》;《卡门》;女性形象
  
ABSTRACT

The gypsy is has the misery to experience and retains own unique tradition to roam about the nationality.On 19th century half issue of European romanticism literature is in the rise the time,the writer is holding the"nature", "the fervor" esthetics pursue, went to the gypsy culture the vision, and takes the gypsy female the performance the object, representative work has Hugo Notre Dame of Paris, Pushkin Tribulus Post, Merimee Carmen.Notre Dame of Paris center La Esmerelda is the true, the good and the beautiful incarnation, is beautiful appearance, in a sincere and honest character exquisite demon;Tribulus Post center Jin Feila is the simple natural simple demon;but Carmen center Carmen is unconventional, demon of the fond of the countryside freedom. These three feminine image although each characteristic, but they all have the gypsy female's exquisite physique, natural state love view and the survival way.
Key words: Gypsy culture; Notre Dame of Paris;Tribulus Post;Carmen; 
Feminine image
 
目   录

摘要……………………………………………………………………………Ⅰ
Abstract…………………………………………………………………………Ⅱ
目录……………………………………………………………………………Ⅲ
绪论……………………………………………………………………………1
一、吉普赛文化与文学创作……………………………………………………1
    1. 吉普赛民族及其文化概述……………………………………………1
    2. 吉普赛文化与文学创作………………………………………………2
二、吉普赛女性形象典型分析………………………………………………3
    1. 外美内秀的精灵——爱斯梅哈尔达………………………………3
    2. 自然朴素的精灵——金斐拉…………………………………………6
    3. 野性自由的精灵——卡门…………………………………………8
结论……………………………………………………………………………11
参考文献……………………………………………………………………12
致谢…………………………………………………………………………13

 

绪论

在世界文学异彩纷呈的女性形象画廊中,有一类形象为数不多,却极富个性,她们就是吉普赛女性。特别是雨果的《巴黎圣母院》中的爱斯梅哈尔达、普希金的《茨冈》中的金斐拉、梅里美的《卡门》中的卡门,这三个吉普赛女性从一诞生起就倍受关注。柳九鸣在他的《法国文学史》中将爱斯梅哈尔达定义为善良纯洁,富于同情心的吉普赛少女。龚翰熊在其主编的《欧洲文学史》中也充分肯定了她的真善美,称她是“纯朴自然,按吉普赛人顺应的自然法则生活,是大自然的女儿”。
大部分国内的研究者都把爱斯梅哈尔达看作完美女性的代表予以赞美。对于《茨冈》中着墨不多的金斐拉,研究者普遍把她看作自然的化身,强调她的朴素美。争议颇多的是卡门这一形象,以往的评论界一般认为:卡门是恶的化身,梅里美通过这一形象的塑造揭示了资本主义的虚伪文明。但从80年代开始,对卡门这一形象的研究已经不再是单一化,认为卡门并不只是恶,她有多方面的特点,是一个个性多元化的人物。比如柳九鸣在1980年版的《法国文学史》中就认为,卡门并不是一个单纯邪恶的形象,她的复杂性在于她具有一些恶的特点,她是一朵“恶之花”。本论文试从吉普赛民族的历史和文化的角度分析这三个具有典型意义的吉普赛女性形象的特点和独特魅力。

一、吉普赛文化与文学创作
印度电影《大篷车》和墨西哥电影《叶塞尼亚》从艺术的角度把我们带入了吉普赛这个神秘民族的流浪生活当中。那么,吉普赛民族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民族,它到底有何种独特的文化足以吸引世人的目光呢?吉普赛文化与文学创作又有着何种联系呢?

1. 吉普赛民族及其文化概述
“让我站立着下葬,因为我一生都跪着生活。”
——吉普赛谚语
在人类众多的民族中,犹太人流浪漂泊的历史以及他们遭受的深重迫害众所周知,善良的人们往往给予他们同情和关爱的目光。至今,他们仍在为巩固中东地区的生存之地而与阿拉伯人闹得不可开交,战争的阴霾似乎从来就没有离开过那片纷扰之地。实际上,还有一个民族同样不容忽视,他们也拥有流浪苦难的生活史和独特的民族性格,而且至今他们仍没有属于自己的一个统一的国家,这就是吉普赛民族。
吉普赛民族是“长着热情的眼睛,能够预知未来的部落”[1],是长期流浪的游牧民族。自从选择流浪的生活方式开始,他们就遭到了主流社会的歧视、误解和迫害,被迫成为社会的边缘群体,可以说,吉普赛民族的发展史就是一部充满血泪和辛酸的苦难史。同时也正因为吉普赛民族长期被排除在主流社会之外,他们独特的文化和民族性格才得以保存下来,成为人类文化史上一个必不可少的奇葩。
吉普赛人心在四方,不恋旧土,流浪是他们与生俱来的生活方式,流浪漂泊是其文化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几百年来,吉普赛人以户为单位,拉着大篷车,流徙不定,他们不事农桑,不养家畜,做着与流浪生活相适应的活计维持生活,比如充当小贩、马商、补锅匠,进行占卜、歌舞表演等活动,从事着社会最底层的工作。这种流浪漂泊的生活状态也形成了他们独特的民族性格,他们强悍、粗犷、爽直、豪放,生活浪漫随性而富迷信色彩。由于吉普赛人长期处于社会的边缘,所以他们为了更好地生存下去必须选择团结,以血缘为纽带建立起自己的小社会,长期保持一种部落组织形式,依靠风俗习惯来调整彼此的关系,这使他们更富传奇色彩,强烈的团结意识成为吉普赛文化的又一重要特点。吉普赛民族在其漫长的漂泊历史中,饱经沧桑,遭遇了各种歧视和迫害,然而正是这种苦难让他们颇具吃苦耐劳、不屈不挠的精神,直到现在仍在为民族的生存和平等而抗争着,这种抗争精神可以称作吉普赛文化的精髓。

最新论文

网站导航

热门论文